初為人父

當風箏遇上風
誤會,這絕對是誤會!並不是你看到標題所想到的那樣的事情◦我沒有讓任何人懷孕,也沒有任何和我有血緣關係的生命被誕生下來◦我接下來所要講的,只是一則關於一對母女、一隻西施犬和一隻科基犬一起出外露營的故事◦

昨天早上,我到露營公園的公共區域進行例行的早茶寫作◦那是個半開放的空間,一邊面對著小停車場,另外一邊則面對著小小的無供電露營區◦

就在我喝著茶打著文章時,一隻小小的淺褐色白邊科基犬啪啪啪踏著小腳跑了過來◦迫於情勢,我開始變成用右手打字、左手則一邊輕柔地撫摸科基犬的頭頸◦就在我即將習慣這種機械化慣性動作時,小科基犬又倏地跑開,奔向營地裡一輛深紫色小型車◦車子旁邊搭有一大一小兩個帳篷,停著一台小型拖曳車廂◦

一個年約四十、風韻猶存卻看似疲累的媽媽和一個約五歲大有著金色長捲髮的小女孩從帳篷後面現身,小科基犬則活跳跳搖著尾巴緊跟在後◦現在知道誰是牠真正主人了◦

起初我和她們並沒有什麼交集,但隨後小科基犬又跑來索求我的左手服務,這麼一來也把小女孩也給引了過來,開啟了我們的互動◦

沒多久我和小女孩還有小科基犬就建立起深厚的友誼,彷彿已經認識數年有餘◦我直接放棄繼續完成文章,索性和小女孩還有小科基犬一起在草地上玩樂◦整個早上就在丟丟球、跑跑跳跳還有交換簡單的單字和對話以及歡笑中度過◦

媽媽名叫蜜雪兒,小女孩是愛波洛妮,小科基犬叫萊絲莉,還有一隻被拴在車子旁邊無法加入我們的可憐西施犬奧斯卡◦母女倆還有狗狗們一起住在偏僻的郊外,不過她們似乎更常開著車到處露營◦

當愛波洛妮牽著和她差不多高的萊絲莉,也不知道是誰遛著誰踏著小心翼翼的步伐在公園內晃來晃去時,蜜雪兒和我閒聊起來◦

蜜雪兒說,愛波洛妮的親生父親雖然很有錢,但是精神卻不太正常,滿腦子都是性呀、暴力呀之類的事情◦

「和他生活在一起,甚至只要相處,對愛波洛妮都是很不好的呢◦」

所以蜜雪兒拒絕了前夫所提出,只要讓他能探視愛波洛妮,他就會給蜜雪兒一大筆生活費的條件,而選擇獨自撫養愛波洛妮◦

在閒談期間,奧斯卡總會不甘寂寞從車子那頭吼叫個幾聲,蜜雪兒也總是以吼叫回應:「奧斯卡,安靜!大家都被你吵到了!」或者蜜雪兒會厲聲阻止愛波洛妮做出一些讓她很不高興的舉動,但隨即又極其溫柔的哄愛波洛妮吃幾口早餐◦這樣極端的轉換不得不讓人隱約感到一種內在的巨大混亂與搏鬥◦

隔天一早我照例又來到她們營區旁邊◦愛波洛妮和萊絲莉已經起床,乖乖並坐在野餐桌好像等著老師來上課的學生◦

我們繼續昨天的遊戲:丟丟球、跑跑跳跳、拿著雜誌指出哪個是烏龜、鱷魚、大象或飛機等等,好像以往的每天早上都是如此度過,往後的日子也都會如此◦

在極短的相處時間裡面,我們彼此很奇妙地非常融洽有默契、同時親密◦我想小女孩和小狗大概是世界上最能讓人放鬆心情且感到愉快的組合吧◦在那個早晨的世界中什麼都顯得那麼單純而明亮◦

接近中午,愛波洛妮換上了可愛的紫色小洋裝,頭上綁著粉紅色頭帶,蜜雪兒則忙著拔營收拾◦

當蜜雪兒倒車要把拖曳車廂給接上,引擎轟隆隆一路逼近時,小愛波洛妮握住了我的手,我輕輕把她牽到我身後◦我相信她明白眼前這個畫面意味著什麼,同時也強烈感覺到那小小的掌心中有股極大的渴望想要抓住什麼具體可以把握而不會一直改變的事物◦

可惜那不會是我◦

我幫忙把愛波洛妮安頓到後座的嬰兒座椅上◦繫好安全帶,正準備關上車門時,愛波洛妮突然笑容燦爛揮舞著小手對我說:

「Bye bye,Daddy!Bye!」

我也揮著手跟她說再見◦想到這個再見可能就是永遠不會再見,而眼前愛波洛妮的笑容卻又如此天真可愛,就格外令人掙扎◦

蜜雪兒聽到愛波洛妮跟我再見,於是跟我解釋:

「她都是這樣的啦,每到一個地方要是和哪個男生很要好,她都會叫他們爸爸的◦她還搞不清楚呢,不要介意唷!」

車子在停車場迴轉,朝公路漸淡而去◦我還看得見愛波洛妮小小的掌心在後車窗不斷向我揮舞著◦

我相信每個人都曾以為父親是上帝◦

但願愛波洛妮一路都會有上帝們常伴左右◦

817370
醜的無可挑剔

感覺
謝謝你的分享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