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德里】印度迷暈記

不給糖吃就胡鬧
眼睛張開後,是電視劇中病人昏迷後醒來,視覺四周灰黑的畫面,置身尤如夢境般的世界。是的,迷迷糊糊,弄不清事實的那一種。發現自己身處在馬路旁邊,撐著軟弱無力的身體走著。腦袋還沒弄清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的,是靠意志控制著肌肉,只知道迷暈藥的藥效還沒完全的消去。

用來放置貴重物品的隨身背包已不翼而飛;口袋裡的錢包、智能電話和護照,甚至用過的衛生紙也消失得無影無蹤;還有繫在腰間,用來放置旅程後段旅費的貼身袋也給偷去;右腳的鞋帶鬆開了,賊人還真搜查的蠻仔細,任何可以放錢的地方也不放過。

那一刻,我知道我遇上了迷暈。神智不情的腦袋不容許我去傷心,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警察局。我伸手截了一台印度獨有的交通公具-嘟嘟車。「Police station.(警察局。).」「What?(甚麼?)」司機重覆確認我要去的地方。「Yes, police station.(對,警察局。)」我又說了一遍。司機心裡大概也沒想到,倒楣的事情將會發生在他身上。從來沒想過,在國外也有到警察局的機會。身上一分一毫都給賊人偷去,預備坐我人生第一次的霸王車。

車子停下了,我急不及待的跳下車,往警察局拔足狂奔。「Hey! Hey!(喂!喂!)」這是我依稀記得從司機口中跑出來的字,當中大概也夾雜著多多少少的英語或印度語三字經。對於迷暈藥效還沒散去的腦袋,已塞不下多餘、無關痛癢的話。老子我這一次就是要堂堂正正的坐霸王車!_媽的印度人在那邊吵吵鬧鬧幹嘛!我給你同胞偷去的財物足夠包下你的車好幾年了(一點也沒有誇張,小弟這一次損失慘重,及後交待)。雖然被迷暈的事情根本與司機無關,可是那一刻我真的無法消除對印度人的怨恨。

我跟當值的警察講述所發生的事情:「 All of my money, passport, backpack were stolen. They are gone. I met an Indian in Varanasi train station. He told me……I don’t have any money now. I have nothing.(我所有的現金、證件、背包都給偷去了。全都失去了。我在瓦拉納西認識了一個印度人。他告訴我……我現在一點錢都沒有。我甚麼都沒有。)」我把事情發生的經過大概的講述了一遍。不知道是迷暈藥的藥效還沒過,使我講話有點凌亂、語無倫次的。

對於我坐霸王車一事,警察向司機表示愛莫能助。警察問我身上有沒有錢可以付他,我重申一次我所有的東西都給偷去了。我突然想起小背包的確是給偷走了,可是我把大背包預先寄存了在火車站的行李寄存間裡,所以就請警察跟我一起去領回它。我心裡萬般的祈求賊人千萬別把我的大背包也拿走了,不然我真的甚麼不然我真的甚麼都沒有了。看到那熟識的背影,我熱淚盈眶了,還好妳沒有離開我。正當我想要把背包拿走的時候,寄存間的員工要求我出示寄存行李的單據,證明背包是我的。我把每個口袋搜尋了好幾遍,都沒有找到單據,應該是給賊人一同拿走了。即使是警察幫忙說話,員工還是拒絕我的請求,堅決不讓我把背包帶走。我只好讓背包繼續留在寄存間,然後叮囑其員工,如果有其他的人來拿我這個背包的話,請你立刻通知警察!在我有心理準備面對快要失去背包的時候,我在口袋中發現了一根鑰匙。我想起來了,在寄存背包的時候,員工要求我用鎖頭把背包象徵式鎖起來。我用鑰匙把鎖頭打開,向員工證明我是背包的擁有者。他猶豫了一陣子,似乎不太願意讓我把背包帶走。最後警察答應寫一張擔保書,做我的擔保人,員工才勉為其難的把背包交給我。至於賊人為甚麼沒有把鑰匙一同拿走,我就不得而知了。如果說他有半點的同情心,也許會為我對他的信任帶來半點的安慰吧。

回到警察局,那個倒楣的司機還沒有離開。消氣之後,我嘗試為我坐霸王車的行為作一點補償。大背包裡有一點香港的硬幣,足夠付我欠下的車資。不過司機面露難色,好像不太願意接受港幣。警察問我有沒有一些值錢的東西可以給他,我看一看自己身上的,只有 Ipod和電子手錶是比較值錢。他們根本就是想敲我的東西嘛!我堅決的說要不你把硬幣拿走,不然甚麼都沒有。司機只好乖乖的拿回他應得的車資離開。

然後警察問我有沒有朋友在新德里可以幫得上忙。我很疑惑為甚麼你們不先跟我錄取口供?為甚麼你們不幫忙而要我自己去找朋友幫忙?我來警察局就是要尋找你們的幫忙呀。之前一直聽說印度的警察有多沒用多沒用,現在終於親自領略到了。我把筆記本拿出來,他們接通了其中一個住在新德里的沙發主,不過他要兩天後才回來,所以無法幫忙。後來不知道甚麼原因,他們叫了一台嘟嘟車送我去另外一間警察局。也許他們覺得我神智不清,說不定是個瘋子吧。我承認那個時候的我還在迷迷糊糊的狀態,記憶都很零碎。

在第二間警察局所發生的事情,大部份都已經忘記了。畢竟在醒來之後的十幾個小時,迷暈藥的藥效還沒完全的消去,大概也殺死了好幾萬的腦細胞。我又重複講述所發生的事情一遍,他們也沒有要跟我錄取口供的意思,只是在把我的話當成故事般聽著。最後又叫了一台嘟嘟車把我送到中國大使館去,他們跟司機說大使館的人會幫我付車資的。

到達大使館後,閘口旁邊的警衛說要到 9點的辦公時間,接待處的人才會上班。我看一看手錶,現在才不到 8點,司機為了取得車資,只好迫於無奈的跟我一起在門口等著。昨天整個晚上都沒有休息過,實在太累了,不知不覺的在車上睡著。沉寂於睡夢中的我被一把不耐煩的聲音叫醒,原來已經到 9點了。我把我的情況告訴接待員,並尋求中國大使館人員的幫忙,可是她接下來說的話簡直是雪上加霜:「今天是大使館的假期,裡面沒有人,請你明天早上 9點再來。」她的話把我直接打到谷底去。原來 1月 1號到 3號是大使館的假期,可是我身上根本沒有足夠的資金讓我待下去。我如實告訴了她,可是她也愛莫能助。接待員是個印度人,她把情況告訴了司機。司機的英文很差,我們只能通過接待員的翻譯才能溝通得到。最後他問我要不要送我回去警察局,我想這是當時唯一能做的事情而已。

我只好叫他把我載到火車站附近的警察局,因為我突然想起了我把那本對我很重要的筆記本遺漏了在第一間警察局。下車後他竟然要求我付車資,雖然那是理所當然,可是他應該了解我的情況,身上根本沒有錢可能付他。我要求他跟我一起進去警察局,看看有甚麼解決的辦法。可是他拒絕,原來火車站的職員禁止任何嘟嘟車的司機進入火車站裡面,以免他們拉客的行為對乘客做成騷擾。我告訴他先在外面等我 15分鐘,我先進裡面找警察幫忙。他要求我把背包留下,怕我進去之後不回來。我當然拒絕他的要求,當時的我已經對印度人完完全全的失去了信任。我們理論了好一陣子,他嘴邊一直說著:「Money, money, money……(錢、錢、錢……)」最後他還是放棄了。他提出把他的銀行帳號給我,等我拿到錢再入帳給他。我同意這不失為一個好的解決方法,可是他竟然寫下一個不合理的數額在上面。嘟嘟車上面的收費計算機明明顯示 160多元,他卻寫下 500元。我帶著既驚訝又忿怒的語氣質問他,為甚麼寫下這個不合理的數額。他說因為要加上在大使館門口等待的時間,然後繼續得意洋洋的寫下去。可是就算是加上等待的時間也不會超過 300元,他要為自己這獅子大開口的行為付上代價。

走進火車站後,憑著朦糊的記憶找到了警察局的位置。可是感覺好像跟我印象中的警察局不太一樣,可能是因為昨晚還沒清醒的關係吧。他們請我坐下,沒多久,我被帶到隔壁的房間去。那是一個單人辦公室,裡面坐著的應該是他們的上司。我看到桌面上的筆者本,走過去把它緊緊的抓在手中,難掩喜悅的表情。那是一本記錄了我過去兩個星期的印度遊記。我每天的心情、所遇到的人和事、對印度的感受、還有人生的反思,都給我密密麻麻、一字不漏的記錄在這本筆記本裡面。我又再次重複一遍事發的經過,他對我的不幸感到為之嘆息。後來他請我到休息室裡面坐著,從昨到晚上到現在十多個小時,終於有人拿著紙和筆把我的口供記錄下來,然後帶我去重組案情。火車站裡面有很多台監視器,我建議可以去翻查一遍錄影帶,應該可以看得清楚賊人的樣貌。他沒有給我明確的回應,看來那些監視器都是買來放著而已吧。唉,這就是印度。

案件重演一次之後,我回到了休息室。在後來的幾個小時當中,分別有 3位不同的長官來探望過我。從他們的制服可以分辨出來他們一個比一個高級,最後一位還穿著整齊莊嚴的軍服。那幾個小時的等待,前所未有的漫長。我責怪自己為甚麼那麼容易相信別人,我心痛那無數珍貴的照片。你可以把我的照相機偷走,卻無法偷走我腦海裡的珍貴回憶。人在做,天在看;人總有一天需要承擔自己種下的惡果。只是我一直都抱著一個信念,
認為旅行中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如今這次事件的發生,
讓我對人產生了懷疑。
我還應該繼續相信人嗎?
我還應該繼續相信旅途上的人嗎?
也許我需要尋找另一個能讓我繼續旅行的理由。從自責,轉為擔心不確定的前路。那個時候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盡快回到我的家-香港。飢寒交迫下,我強忍著淚水,因為我知道淚絕對不能在印度流。


「我們會把你送到中國大使館去。」警長說的這句話,燃起了我一點點的希望。可是,大使館今天不是放假嗎?也許他們已經跟大使館那邊溝通好了吧。他又叫了一台嘟嘟車送我到大使館。他把司機的車牌跟手機號碼記下,叮囑我千萬別付錢給司機(就算要我付也沒錢可付呀),因為司機回去的時候他們會付他車資。我不忘人生的座右銘:路途上得到多少人的幫助,在享受恩惠時,不忘飲水思源。跟警察局裡面的每個人握手道謝他們的幫忙。

在往大使館的途中,嘟嘟車的司機嘗試跟我聊天,可是他向我示意完全不懂英語,跟本無法跟他溝通。到了大使館以後,我預期會有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出來接待我,可是理想跟現實總是會有點差距。天已經全黑,接待處的員工早就下班了。只有閘口旁邊的警衛室燈還是亮著,我跟裡面的警衛說明情況和來意,得到的答覆竟然是……

----

http://1.bp.blogspot.com/-hX8-zwY_PLM/UW-xQkG7oQI/AAAAAAAACZU/v1hmFvVygUY/s1600/456933_447781188616915_778230058_o%2528B%2529..jpg
「大使館已經關門了,明天早上再來吧。」沒想到這句再次重現在我的腦海中。對於滿懷希望的我,簡直是晴天霹靂。我回應說:「我一分錢都沒有,不可能找到地方住。是警察找嘟嘟車送我過來的,他們應該有跟大使館的人溝通好,請你進去找個華人出來幫幫我忙吧。」他語氣堅定的說:「不行,裡面沒有人,你明天早上再來吧。」司機明顯不想要牽涉入事件當中,所以他有意要離開。我希望可以把他留下,看看事情的發展再作打算。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我雙掌緊合請他別離開,因為我怕到最後真的要靠嘟嘟車回警察局去。我叫他多等一會,從他的表情得知他根本聽不懂我在說甚麼。我只好再次雙掌合上,不斷的說:「Please. Please. Please……」他大概也猜到我的意思,暫時留下來了。我向警衛請求讓我進去警衛室休息,一直到明天早上的辦公時間,可是他拒絕了我的要求。

其中一個警衛打開了閘門,我以為他是要讓我進去。我稍為向閘口方向踏出一步,他立刻警告我不能進來。他走進對面的接待處,好像在查找大使館人員的聯絡電話。我心急如焚的等著,最後他還是不了了之,漠視我的存在。天已經全黑了,氣溫跟白天相比有明顯的下降。我的身體抵不住寒冷的天氣,一直抖震著。他們對於我的請求無動於衷。不過只有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機會,我也會硬著頭皮去做,我並沒有要放棄的意思。司機也試圖遊說他們做做好心,幫一下我,也為他自己兩難的處境尋求解決的方法。我再次請求他們讓我待在警衛室一個晚上,他們還是很堅定的拒絕我的要求。其實他們並沒有錯,按照規定程序的確不可以隨便放人進去大使館的範圍,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安全的問題。我承認我的樣子確實有點像中東人,但也不至於像恐怖份子吧。司機表示他真的要離開了,我也沒有要繼續挽留他的意思。決定來個孤注一擲,也許用破斧沉舟來形容會比較恰當。司機離開了,我也沒有回去的途徑。警衛得悉司機離開之後,露出錯愕的表情,可是我還是沒有得到他們的憐憫,他們似乎沒有要管我死活的意思。

就這樣擾懹了大概一個多小時,我打從心底裡放棄了,我再也沒有力氣跟他們維持僵持不下的局面。正當我打算從背包裡面把睡袋拿出來,準備在大使館門外露宿的時候,皇天不負有心人。有兩位分別是一男一女的華人,開車進去大使館裡面,男的叫馬先生。看到他們的那一刻,重燃起我心裡面的希望。我還記得對自己的承諾:「要強忍著淚水,因為我知道淚絕對不能在印度流。」他們問我發生了甚麼事,我把事情來龍去脈講出來。同行的女士看到我的大背包,面帶微笑的跟我說:「原來是背包客喔。」我笑而不語。他們把聯絡電話留了給我,說如果最後真的找不到地方住,可以打電話給他,他們的家裡有個小房間可以讓我休息一下。那一刻真的很感動,淚水已經湧上心頭。他們安慰著我,叫我不用擔心,很快就會有人出來幫我。還跟警衛說外面太冷了,讓我先進來裡面坐。警衛室的火爐很溫暖,但也比不上人情的溫暖。

能夠進入警衛室,說明與尋求領事館人員幫忙的距離拉近了一大步。警衛對我的態度 180度轉變,跟我講話由一臉嚴肅變成滿臉笑容。看來在執行職權的背後,他們還是有仁慈的一面。等了好一陣子,負責領事保護的海先生來到了,他先借我手機打回香港跟家人報平安。因為怕嚇到家人,我對被迷暈一事隻字不提,只說所有的財物給偷去了。海先生還沒了解我的情況,我把不用經過思考也可以快速背誦出來的案發經過又重覆了一遍。他邊聽邊搖著頭,並且面有難色的說:「唉,印度人呀,絕對不能相信。」原來兩個多月前,有一個香港人,喝了當地人給他的水之後也迷昏過去了,醒來以後全部的財物不翼而飛。將犯罪行為建基於別人對自己的信任上,這是我最為痛心和失望的事情。我最關心的,還是甚麼時候可以回去香港。他說只要香港入境處確定了我的身份,把資料傳到印度的中國大使館,大使館就會發一張入境香港的「臨時身份證明書」給我。除此之外,還要到印度的移民局申請一張出境簽證。那個時候我還沒知道,真正的惡夢明天才開始。

因為大使館缺乏人手的關係,海先生找了一對印度華僑夫婦來協助我。其實說他們是印度華僑並不恰當,應該說是印藉華裔,因為周先生和周太太在印度出生,是名正言順的印度人。他們操流利的印度語,還會英語、普通話和客家話。海先生說我今天晚上會暫住在他們的家,明天早上再來大使館辦理手續。

上車之後,他們很誠實的跟我說明現在的情況。其實他們家並沒有地方讓我留宿,只是海先生要求他們幫忙,又不好意思拒絕,所以就先答應了再說。因為我的證件全都遺失了,不管是酒店還是賓館,甚至青年旅館,都不會接受我在沒有證件作登記的情況下入住。周先生說本來想用他的證件作登記,然後讓我入住。可是如果給移民局查到,他便要負上刑事責任,所以這個方法暫時擱置了。他們嘗試致電給住在附近的朋友,看看有沒有人能夠借宿一晚。撥了好幾個電話,還是未能找到可以接待我的人家。那一刻的我除了為自己的處境擔憂之外,還對自己為別人帶來的不便感到慚愧。最後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在市中心附近找到一家酒店,用周先生的名義登記入住。他說:「如果酒店的職員問起來,你就說你是我的朋友就可以了,其他的甚麼都不用說。因為我跟他們說你跟我一樣是印度藉華裔,在加爾各答出生的,來這邊旅遊。」可能你們會有疑惑,我不會說印度語,這樣他們不會懷疑嗎?其實在印度加爾各答,當地人有自己獨特的語言,並非說印度語,而英語會是他們唯一的共通語言。所以「印度人」不會說印度語,在當地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

印度簡陋的衛浴設備、不定時的熱火供應、加上寒冷的天氣,成為我三天沒有洗澡的原因。過去一天所發生的事情讓我感覺到身心疲憊,這個時候總算可以暫時休息一下,洗個熱水澡,再來個飽滿的睡眠準備明天忙碌的一整天。

隔天早上,先去大使館辦理入境香港的準許證,再到移民局去辦出境印度簽證。周先生說印度人的效率極低,今天終於有難得的機會體驗得到。只是到接待處做分流已經排了一個多小時,一條長長的人龍從接待處一直伸延到大樓的外面。原來在填寫電子申請表格的時候,電腦已經預先把申請者作日期上的分流,排我前面排的人被分流到下個星期一。他從口袋拿出一包藥片,跟職員說他身體不舒服,企圖籍此提早辦理申請手續,結果還是遭到拒絕。我看一看我手上的申請表:「媽的?!我也被分流到星期一去了!」因為今天是星期五,而星期六、日移民局不辦工。如果我今天無法取得出境簽證的話,我就要在印度多待兩天。我當時的想法,只是想盡早離開這個不快的地方。輪到我的時候,職員看到表格上右上角的分流日期後,把它發還給我,叫我星期一再來。我當然亳不客氣的說:「我今天一定要取得出境簽證!我失去所有的金錢,我不能在這裡多待一天!而且我會坐今晚的飛機去香港!」迷暈黨我也遇過了,還有甚麼好害怕的。可是他竟然亳不動容:「你坐今天晚上的飛機去香港?那你的電子機票在哪裡?」糟糕了,看來他已經遇過不知道多少好像我一樣的無賴。不,是比我更無賴的無賴。所以他早就知道該怎麼應付了。「我沒有把它打印出來。」我處變不驚的回應說。「那你把它打印出來再說吧。」他竟然出到這一招,果然是高手,我啞口無言了,心裡已經抱著放棄的念頭。正在這個時候,周先生用印度語跟他說了幾句話,然後他竟然讓我繼續辦理申請程序,並且保證我今天一定拿得到簽證。

接下來又是排隊時間,一個多小時讓我從龍尾的位置前進到龍頭。前面的人辦理好後,我把申請表遁上。「不好意思,現在是午飯時間,請你在半個小時後再回來排隊。」我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不過這確實是從職員口中說出來的一番說話。那一刻我忿怒致極了,「啞子吃黃蓮,有苦自己知」的感覺湧上心頭,只好默默的等待午飯時間的過去。時間在甚麼時候過得最漫長,當然是用在等待的時候。好不容易才熬過午飯時間,我看著手錶,快要到一點的時候便在櫃台前面排隊準備。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一把聲音:「你的號碼是甚麼?」我下意識的往聲音發出的方向轉過去,是一個西方人。「辦理手續的次序是跟據表上的分流號碼,而不是排隊的先後。你的號碼是甚麼?」他指著申請表上的號碼說。我再看看手上的表格,並沒有那個所謂的「號碼」。看來外國人也排隊排得不耐煩,想耍陰招。「我沒有甚麼號碼。」我不肖的回他,然後把申請表遞上。

下午大概一點多,所以的手續已經辦好,接下來只有等待。等、等、等,一直等到 4點 30分,已經等了 3個小時,簽證還是沒有到手。我開始有點不耐煩,排我後面的人早就已經拿到了。我向櫃台的職員查詢我的批核狀況如何,他叫我去問他的上司。「我的簽證批核了嗎?我今天一定要取得出境簽證!」我以接近怒吼的語氣跟他說。「放心,你今天一定能拿到簽證,請繼續等待。」他仍處變不驚,完全沒有被我的氣勢震懾,我只好乖乖的多等一會。5點正了,移民局的辦公時間只到 5點 30分,剩下的人翏翏可數。我在想他們該不會在拖延我的時間,到最後一刻才告訴我星期一再來吧?我按捺不住情緒,把聲調提升好幾倍,再次向他們的上司提出問題:「我的簽證呢?我一定要拿到簽證。為甚麼其他人都已經拿到了,而我還沒有拿到?!」移民局內所有人的目光都往我們的身上投射過來。「請繼續等, 請繼續等。」這句話從他那不可一世的樣子口中說出來,真的不是味兒。在移民局關門的前 5分鐘,出境簽證終於拿到手了。

我致電給大使館的海先生,告訴他我已經拿到簽證了,今天晚上就會離開,並謝謝他的盡力協助。然後向周先生和周太太道別,衷心感謝他們這兩天以來一直為我奔波。

在機場移民局櫃台辦理出境手續的時候,竟然因為出境表格上的一個項目,讓我差點回不了香港。

移民局職員:「為甚麼你的國藉是中國,可是護照的簽發機關是香港呢?」
我:「因為香港是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不過我們有自己的政府,中國政府授權香港政府自行簽發護照。」
移民局職員:「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的問題很簡單,為甚麼你的國藉是中國,可是護照的簽發機關是香港呢?」
我:「我已經講過了。因為香港是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不過我們有自己的政府,中國政府授權香港政府自行簽發護照。」
移民局職員:「看來你不是在回答我的問題。我再問一次,為甚麼你的國藉是中國,可是護照的簽發機關是香港呢?」
我:「我已經回答了,你再問多少遍還是會得到相同的答案。」
移民局職員:「看來你還沒有想好該如果回答我,在你想好之後再過來吧。」

說完後把我的出境簽證「丟」給我。我不知道哪來的反應和膽量,竟然把簽證丟回給他說:「我已經解釋過了。」旁邊的櫃台是一個西方人的家庭,爸爸看不過眼,開口向他講解香港的歷史:「在 1997年之前,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1997年後,香港回歸中國,不過本來的行政機構以至政府一直保留至今,所以香港政府可以發簽證給他們……」

移民局職員流露出疑惑的神情,卻又不敢跟他辯論下去,轉為向我開炮:「我就是想要這樣的答案嘛!」我亳不留情的說:「我跟他所表達的意思一樣,只是比較簡化,是你不懂我們的歷史。」「好的,一樣,一樣,都是一樣……」他用輕挑的口吻說著。

最後他還是乖乖的在出境簽證上蓋上印章,而我也鬆了一口氣,差點以為在最後關頭回不了香港。只是沒想到身為印度首都的國際機場,理應對處理像我這種身份尷尬的旅客有豐富的經驗。再一次對印度大失所望。

「路途上得到多少人的幫助,在享受恩惠時,不忘飲水思源。」馬先生、海先生、周先生和周太太,謝謝你們。得人恩果千年記,小弟無以為報。

原文出處:
【新德里】印度迷暈記(上)
http://yuentears.blogspot.hk/2013/05/blog-post_2675.html#more
【新德里】印度迷暈記(下)
http://yuentears.blogspot.hk/2013/05/blog-post_2228.html

Facebook粉絲專頁:不去旅行會死! (https://www.facebook.com/uniquejourney)
千般好也敵不過一次錯
也太恐怖:-O

看來在國外還是不能輕易相信陌生人..
青春荒唐不負你
天啊還好你平安的回香港! 去印度真的要謹慎再謹慎!
我若不堅強誰替我倡狂
天阿~~還好你已經平安了
東京的櫻花落滿巴黎的街頭
看到印度人的應對,有種跳針式的煩躁~~~
不過幸好原po平安回家了!!!
感謝路上相遇的善人

印度曾經是我最想去的國家,但這幾年應該不會再提了~~
查無此人
先讓我說個故事

三個月前我在美國阿拉斯加的銀行遇到一個在那住了20多年的台裔華僑行員,她對我說台灣現在很恐佈,她都不敢回去,也不讓她的小孩回去,還問我在台灣時會不會覺得很不安全。原因是那時的醃頭案和雙屍案和天天她在新聞上看到的台灣案件。那大家有覺得台灣很危險,待不下去了嗎?

印度,美國,台灣,歐洲,中亞,南美,高加索等等我去了65個國家,被騷擾騙錢差點被性侵的事件都有,但我遇到的好人比這些壞人多更多更多,學會小心和學著適當的接受他人的好意都是朋重要的功課,我也學會了保護自己,不願意的事情要大聲說出,隨身帶防衛的東西等等的

我現在人在印度,也是我4年內第三次來,當然每次都聽說很多個案,先上網看有什麼新騙術等等,好有心理準備。會吸引我再度回來,不只是風景,文化,食物,還有人文,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很enjoy 跟人互動。這些壞人,不是要錢就是要色,除非是戰亂或暴動或遇到失心瘋的人,大部分不會要你的命。當然天災,車禍等除外。

不要因為這些負面新聞的個案而否定這整個國家的人,要有所警惕,放開心胸去玩
狗啃人心
給樓上的一個讚

我也是剛從印度旅行回來的人
也很想再去一次印度
旅行總是有些危險藏其中
出發前 我也是很擔心有遇到什麼事情
但是凡事小心,對於陌生人可以親切,但不能放心
應該是可以避掉很多危險了
也許我運氣也好,沒有遇到什麼壞人
最多就是想騙我的錢 ( 雖然這個也讓我很生氣 :[email protected])

印度真的值得走一趟,沒有親自去走過,你不會發現他的好:-)
尾戒
好可怕呀~~~
好險原po還有一條命活著!!!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能在這裡Po文,我想結局一定是好的吧!
我很愛印度迷人的文化 尤其看完「項塔蘭」這本書後更對印度心響往之
但近年印度的治安敗壞到已淪為各旅人的隱憂...
近幾年恐怕都不會考慮到印度旅遊~

小草公主~
我就是因為看了項塔蘭+airasia的0元機票才拖著我妹去印度的!
結果到孟買的第一天~我妹就跟我說~她一下飛機就想回家了!哈哈!

恭喜原po安全回到家~
出門在外果然還是要小心啊!
別讓我們變成回憶
真是謝天謝地人沒有事,前陣子印度強暴婦女的新聞不斷出現,就讓我對這個國家很沒有好感,原來他們還會對華人下迷藥...而且整個印度人對別人都沒有同情心是怎麼回事...

本來看eat pray love還真有點想去印度,但我想,這輩子我是不會踏入這個可能讓自己後悔一生的國家...:-(

不管是哪裡都有好人和壞人
但千萬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去年到印度自助旅行一趟
遇到許多熱情熱心的好人
讓我感謝銘心
所以幫他們平反一下
以下是我自己經歷的小故事
http://enid125.blogspot.tw/2012/04/blog-post.html
http://enid125.blogspot.tw/2012/06/blog-post.html
http://enid125.blogspot.tw/2012/08/omelette.html

當然出去旅行還是要特別提高戒備警覺
以保自身安全才是上策
若無其事才是最狠的報復
真的是好恐怖的經驗可是卻也是這輩子無法忘懷的
好險冒險王最終還是平安的回到家寫下這篇遊記 警惕大家

看來印度還是跟團去好了o_O
笑容早已成了僞裝
不管是哪裡都有好人和壞人
但千萬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去年到印度自助旅行一趟
遇到許多熱情熱心的好人
讓我感謝銘心
所以幫他們平反一下
以下是我自己經歷的小故事
http://enid125.blogspot.tw/2012/04/blog-post.html
http://enid125.blogspot.tw/2012/06/blog-post.html
http://enid125.blogspot.tw/2012/08/omelette.html

當然出去旅行還是要特別提高戒備警覺
以保自身安全才是上策

看完三篇文章了
對於公車上的阿姨 看完後真的眼匡泛紅呀
看了孟買一家人的照片 不自覺跟著他們嘴角上揚呢
至於那幾個年輕人...一直在旁邊吵的話真的有點煩=_+